:::严忠明项目策划事务所:::----Http://www.yansplan.com
点击返回首页

首 页
关于我们
项目动态
策划领域
地产策划
旅游策划
服务方式
项目策划
工作流程
策划方法
真问题分析
思想采购法
思想采购
前沿探索
开发模式
我们的案例
案例精解
客户评价
业务联系
BBS留言
联系方式
:::严忠明项目策划事务所:::----Http://www.yansplan.com
 当前坐标:首 页 >> 严忠明博士专栏 >> 著作文库
策划笔记:乌鲁木齐的现代化在哪里?
严忠明  
  

黄叶还未落尽,但2005年乌鲁木齐的第一场雪已经飘过。所以,我们抵达时已有些冷。因为有了刀郎的歌,这次的乌鲁木齐之行总算还可以忍受。

我们看到了八楼,也看到了缓缓远去的2路公共汽车,至于二道桥街区和肖尔布拉克的酒广告,更使我于茫茫人海中见到了故友,尽管乌市本地的朋友,并不十分在意这些他们已司空见惯的东西。但这些,就是乌鲁木齐留给外来者的城市记忆。

不过我不是一个观光客,我的正式任务是一个受邀的城市与地产问题的观察家。这个使命要求我穿过刀郎富有韵味的歌声,探究这个城市的经济结构、空间结构和管理结构,探讨它的未来。

对于城市研究,我一直是卡尔·艾博特的读者,深受《大都市边疆——当代美国西部城市》的影响。一直想当然地把乌鲁木齐类比为美国西部诸如加利福利亚、德克萨斯这样的城市:资源富裕、有较大的空间尺度、多民族聚集、多元化多中心的发展等;但是,这种先入为主的判断对中国的乌鲁木齐是错误的。

从理论上讲,乌鲁木齐是北京撬动中亚经济板块的支点,乌鲁木齐应该有不少同中亚经济与文化相关的建筑、组织机构和贸易平台。但我粗浅的观察,除了在一些老街区的民间贸易和乌洽会以外,并无其它明显的组织机构。而乌洽会并非一个常年的贸易展会,此际已冷清下来,据说今年的交易还在下降。分析它的功能,它主要是一个中国内地货物走向中亚的“二传手”,频繁而低成本的民间贸易可能正在取代它的地位。这同广交会对珠江三角洲产业群的拉动和重整有很大的区别。

这意味着乌鲁木齐在处理对中亚和内地的能源、贸易等支柱性产业链方面差强人意。由此,从城市功能意义上说,它不是一个世界城市,甚至还不是一个全国性城市,只能看成一个区域性城市。从这种认识出发,通过对城市贸易和地产的观察我很快发现,本地商圈的竞争十分激烈,房地产市场远为过盛,已到了用什么概念炒作,都难产生效果的时候。本地商业恶性竞争,已成为本地商家要承受的苦果,这同许多内陆省份的大城市并无二样。

从城市发展形态看,这是个因居于交通要道而形成的城市,呈南北走向。它的西边是雅玛里克山,东面是天山山脉,在两山豁口形成这个城市聚落点。乌市以城内不到100米高的红山为中心,向南北两边展开,犹似一根拉长的“油条”。城市的土地使用强度从红山往南北两端渐次减弱,由此而表现出传统城市的特点:老城中心具有特权化的地理位置,城市用地具有等级化,而非多中心互补。据说,因此城市用地不够,这“油条”还得拉长,乌市要同临近的昌吉搞一体化。这就是乌市的空间结构特点。

其实,只要你在市内感受一下半小时的堵车,然后登上红山观察五分钟,就很容易明白:这个城市的根本症结在于交通问题,川流不息的车流在河滩路沟通南北方向,西大桥则沟通东西交通,这两条路使城市严重破碎化,分割成四个象限。这意味着城市通勤压力大,商业很难高度聚集,缺乏实质性的中心区域。如果把城市的“油条”再拉长,只能进一步增加交通压力,增加更多不景气的商业。所以,我强烈地感到,这个城市需要立体的交通系统,甚至地铁和轨道交通来重整城市骨架,而不是盲目扩张。

但是,这个城市的建设者们却在忙于克隆他们在中国东南沿海见到的建筑物。尽管该城市有长达6个月的寒冷日子,许多建筑物还是在使用大幅的玻璃幕墙,让我直担心建筑的能耗问题。

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国际大巴扎”区域的建筑物就做得非常好,非常有特点,这是乌市少有的例子。该建筑全部用小块红砖砌成,色调温暖,在冬天看一定很舒服。据说乌市的城市专家们认为,乌市的建筑基调要以灰色为主,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得出这一结论的,他们一定没有在冬天仔细感受过“国际大巴扎”的建筑效果。

建筑要同文脉和地脉契合,这就是地方性和场所感的来源。乌市的大尺寸是在终年积雪的天山下,有长达半年的缺乏绿意的寒冷日子,城市的建筑尽灰色,只能加重这种感觉。这就是城市的地脉,我们能不能做一些改变呢,比如可以让作为背景的住宅建筑偏向灰色,而让有组团特征的区域性高层建筑选择一些亮丽的颜色,这效果就像一片冰雪中开着一朵雪莲花一样,不是给人惊喜和愉快,更有地方特征吗?

仅仅克隆东南部城市的做法是不够的,上海、广州、深圳的建筑是那里产业与城市特征的表现。乌鲁木齐需要有表现它的特质的东西出现,从城市定位、城市经营和城市氛围上,如果不能找到自己的独特性,想通过模仿和照搬,成长为有魅力的城市,可能性很小。

乌鲁木齐在新的十一·五规划中,要在2010年到2020年将经济总值翻两番,此志不可谓不大,但它通向现代化的支撑点和平台在哪里呢?实际上,我觉得,它目前进行的所谓“现代化”的许多努力,可能正在妨碍它真正的现代化,它面向未来十五年的城市产业平台和城市空间架构还有待彻底整理。当然,这需要时间来证明。

刀郎的歌唱过了,就像风一样吹走了。这是中国的悲哀,什么潮流都是三五年。其实这同城市也有关系,作为城市文化的东西没有人去刻意培养。我在欧洲的萨尔兹堡旅行时感慨很深,那里是莫扎特的故乡,那里的酒店都叫莫扎特酒店,人们都乐意谈莫扎特,甚至巧克力也是莫扎特牌的。尽管莫扎特已于1791年死去,但人们不会说他们的音乐家已经过时。

好吧,请乌鲁木齐的朋友转告刀郎:不管怎样,不要因赖不住寂寞去翻唱那些老掉牙的旧歌,也不要为两个钱,去把田里青涩未熟的哈密瓜卖掉,不要跟这个城市的风气一样瞎忙。因为真正西部的味道已经不多,而这可能是乌市未来通过旅游走向世界的一个契机,请为城市留一线希望。

 

>>> 本文转自2005-12-26《中国房地产报》

点击次数:2166   【 打 印 】【 返 回
 
  首 页 | 策划领域 | 服务方式 | 思想采购 | 策划方法 | 我们的案例 | 业务联系 | 友情链接 | 雁过留声English [TOP
[免责声明] 本网站依法保护知识产权,如果我们刊载的文章涉及或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即时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深圳市严忠明项目策划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景田路擎天华庭B-16D
Email: yanzm@21cn.com | yansplan@126.com
业务联系:13802270231 电话:0755-23917262

     [ 粤ICP备0611572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