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忠明项目策划事务所:::----Http://www.yansplan.com
点击返回首页

首 页
关于我们
项目动态
策划领域
地产策划
旅游策划
服务方式
项目策划
工作流程
策划方法
真问题分析
思想采购法
思想采购
前沿探索
开发模式
我们的案例
案例精解
客户评价
业务联系
BBS留言
联系方式
:::严忠明项目策划事务所:::----Http://www.yansplan.com
 当前坐标:首 页 >> 项目动态 >> 最新动态
脚跟痛、大数据与松跟鞋的发明揭秘
严忠明  
  

 一拨又一拨的人飞快长大,又极其缓慢变老。以我的观察,这已成为中国人民目前主要的特征。1949年以前,中国人均期望寿命只有35岁,到1978年是68.2岁;2015年达到76.34岁, 而2018年则达到了77.0岁;经济发达地区的人均寿命更高。

人民的盛世

    我从来不说老龄化这个带有负担暗示的词,因为中国传统文化把福禄寿看成是人生幸福的三个主要指标,长寿是一个社会富裕和幸福的象征。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不就是要达到这个目标吗?专家们为什么不是欢呼雀跃,而是焦虑担忧呢?

    问题的核心是,在过去的五千年文明中,从来没有哪个时期面对这种人民、这个局面。人生七十古来稀,从汤武革命、文王之治,到大汉雄风、唐宋盛世都没有过。其实,我们现在真正面对的是从社会形态到思想观念,从伦理道德到身体保护等各个方面,我们都还未做好应对这种人民的盛世急速到来的准备。

    今天我们不准备讨论所有关于人民群众的复杂话题,只说说我对身体保护问题用大数据研究发现的一个小秘密。感谢参加我们深圳激流智库分享会的老铁们,其实同大家分享的是我最近的获得的一个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背后的趣事与感想。有不少是商业与设计内幕,你懂的。

脚跟痛,我像那些伟人那样中招了

      有人说中国人是在所有人种中进化得最彻底的。人类从非洲大陆走出来,中国人是向东走到最远的。在成千上万年的演化过程中,中国人会将所有的动物和植物都作为食品考虑,并发明了各种各样的吃法和调料。在文化上,中国人基本不相信任何极端的宗教,人们几乎信所有的神,但绝不放弃最终信谁的选择权。在身体特征上,中国人已经基本上进化到全身没有毛。当然退化也是同样的明显,在奔跑和脚的运动上,就和西方人种有一定的距离,中国人的足球一直踢得不太好。中国人的脚好像更脆弱,更容易受伤。

    这个说法好像在我的身上得到印证。几年前我在英国旅行,一口气跑了十多个城市。突然有一天发觉脚跟不对劲,像针刺一样的痛,后来这种症状还越来越严重。回国以后,以至于跑步和打球运动,全部都不能再参加。通过诊断才知道,这种脚跟痛,就是所谓的脚底筋膜炎发作,民间有的人叫长骨刺了。

    从此开始一个漫长而痛苦的探索治疗的过程。在youtube上我寻找这个关键词,发现有三个讲这个专题的台湾电视节目,观众总数就超过200万人次,可见苦海辽阔。由此,我才联想到历史上其实脚患问题,一直就伴随着我们。大家都通过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这本著作知道了万历皇帝,但历史学家考证,万历皇帝不上朝其实另有原因。他48年不上早朝,原因其实是“脚心疼痛”,“软脚”,甚至有时候走一步都很困难。现代历史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毛泽东在秋收起义前也严重脚患。有杨开慧1928年10月《偶感》诗为证:天阴起朔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备。此外,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香港特首董建华辞职的原因,就是因为脚痛,看来特首拿脚痛也没有办法。

大数据说这是长期效应,你不懂你倒霉

    脚跟痛,原来是一种非细菌性的炎症。据台湾专家统计,成年人有10%的概率会遇上这种难治的疾病。另有美国专业调查显示,有89%的老年人更是脚部有问题,其中大部分都同脚跟有关,这也是许多老人跌倒的原因。普遍认为,这是因为着鞋不注意引起的,太硬和太软的鞋,太薄的鞋都有可能导致这种疾病。

    如果按人每天步行6千到1万步计算,脚跟的一生大概肯定要经受超一亿次的冲击。人在运动时,脚更是要承受3-5G的冲击力。但现在鞋类设计主要是重视外观,没考虑这种长期冲击产生的滞后效应对脚的不良影响。所以说鞋子舒不舒服脚知道,这句话也是不完全正确的。就像吸烟好不好,肺并不一定知道;喝酒好不好,肝也并不知道。因为只有通过几十年以后,人们才真的看到这种生活习惯的不良后果,脚对鞋的感知和影响,实际上也存在这种滞后效应。说白了,人一生脚跟的健康使用是有极限寿命的。

    于是我尝试了各种能找到的所谓治疗方法。牵引---没效,按摩---没效,泡醋---没效,热敷也没效,开刀注射又不敢。总之众法无门,步步为艰。按摩每次120元,冲击波理疗每次200元,一个疗程大概4到7次。这钱花得像流水,但是却没有什么作用。

     脚虽痛苦,却意外带来了精神高度集中的研究时光。我开始回到早年大学毕业时,作为设计工程师的那种工作状态。通过翻阅大量的医学资料,并购买了无数声称可以治疗脚跟痛的奇奇怪怪的鞋垫和鞋子,终于发现一个最重要的说法,脚跟痛原来是一种自愈性的损伤疾病。脚跟只要经过1-2年的彻底休息,就有可能自行康复,许多各种名目的接触性治疗其实是一种安慰治疗。

不治之症新解,空的哲学

    这种所谓自愈性疾病的说法,让我立即想到了不治之症这个说法。其实世人大多有误解,以为不治之症就是必死无疑的病症。我理解的中医所谓的不治之症,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不需要进行医学干预,会自动好的病。这就是为什么有的病,医生叫你多喝喝水,多走走路就行了的原因。

    这使我想到了空的哲学。无中生有,空中间蕴含着更大的存在和活力。与其采取措施进行物质性的干预,不如静观其变,待其自变,无招胜有招。其实干预与不干预这两者都是有用的哲学。正如下围棋,你可以直接进攻包围对手,也可以由多个外势构成另一种对空域的包围。吴清源的围棋敢于下天元,大概就是这种哲学的体现。日本著名的建筑师偎研吾就提出空的建筑哲学--负建筑的思想,认为现在的建筑都是被建材营造的空间,但洞穴是一种被包围的空。庙宇是一种被建构的建筑,而洞穴却是另一种,这种空其中存在一种生动的有。如果放在医学的治疗里,我相信只有东方医学才有这种思维,那就是不采取行动是最好的行动。其实感冒就是这种自愈性的疾病,所有筋膜的损伤和肌肉的拉伤,在某种意义上都具有这种自愈性特点。

    这使我脑洞大开,我想只要不接触脚跟,让它彻底休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它就应该会自行康复。于是我在鞋子上开始做文章,在所有的鞋跟部都挖了一个洞,使脚跟接触不到鞋底。这就是我的奇葩设计的开始。

    当我把这个设计做出来的时候,我差点被他的丑弄哭了,唯一支撑我做下去的是因为他确实治好了我的脚痛。坦率的说,在我20多年的设计生活中,已经形成一种对美的表现形式特别看重的习惯,会对所有的线条、色彩以及表现方式不断追求,最终达到简洁而具有美感的效果。

    但我发现,世界上所有的鞋及鞋垫都没有像这样后部有一个洞的,我被自己这个设计的孤单感弄得心神不宁,就好像犯了一个人人皆知的大错误一样,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大傻瓜。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确实有效,这个设计加研究根本熬不到现在。

松跟鞋的诞生,路人甲的福音

    但我想到史宪文教授以前常说的一句话,创新只为一点特。脑洞大开,反向思维,本身就是一种创意方式;后来我还是斗胆申请了专利。没想到经过9个月的审查以后,这个专利被国家专利局正式批准了。这个专利的名称为《一种预防、减轻和治疗脚底持续疼痛的松跟鞋》。我一直暗中猜想,也许专利局的专家们其中就有被脚痛折磨过的人,要不他们怎么会通过这样奇葩的设计。看来只剩我和他们达成共识的,就是因为有效,而不是因为大家习惯了的美观问题。

    我把这种鞋命名为松跟鞋,这意思就是脚跟部要放松,要做专门的松根设计。我相信他会像高跟鞋、运动鞋、老爹鞋这些名字一样,逐渐被人们所接受。由于最初是从海洋的蓝洞找到灵感,因此注册为蓝洞松跟鞋,以及蓝洞松跟鞋垫。我们在熟人中间找到了一些病例,试验的结果不错。

    但最传奇的还是一段偶遇。有一次我们去凤岗拜访一位从前的邻居春姐。在闲谈这个发明的时候,她听了非常激动。春姐一拍桌子告诉我们说,他爸爸前不久就是得了这种脚跟痛的毛病,到处都治不好。后来通过熟人找到一位在梅林的一家医院里担任院长的魏大夫,这位大夫教给他父亲的,就是在鞋跟后面挖一个这样洞,现在他父亲的脚痛已经好了。

这个消息非常令人高兴,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立即想起陈抟老者的故事。据历史记载,陈抟老者是著名的易学预测大师,他曾经预测赵匡胤等人能做皇帝、坐江山。很多年后,他在路上偶然听人说到赵匡胤已经做了皇帝,并且建立了宋朝,他高兴的从毛驴上掉了下来。路人甲原来是这么可爱的传信人。

    东莞不愧是世界的制造业中心。我随机在东莞找到了一些鞋类制造行业的人士,并得到了他们的热心帮助。一位从事鞋垫生产20年的陈厂长,认真研究了我的设计,并肯定了我的做法。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经过几代产品的试验迭代,终于生产出了一种比较满意的鞋垫产品,而鞋垫后面那个打穿了的洞,成了这个产品标志特征。

大数据改变设计思想,也改变了设计者

    现在坐在街边,我很喜欢观察别人穿的鞋子。现代人在四处奔波忙碌不停,但是他们不争气的鞋子正隐含着让他们脚痛的秘密。其实那些超贵的运动品牌鞋,也在重复着同样的错误。

    我相信在大数据时代,历史大数据的研究是另一个设计重要维度。大数据和长期累积的效果,应该成为我们鞋类设计的另一个指导原则,这是过去人们最易忽视的。我通过考察发现,网络上已经开始流行的3D打印鞋和鞋垫,同样也忽略了历史大数据的设计指引。重视历史数据就类似我们在规划设计中,先像麦克哈格大师那样确定生态控制线,再规划城市发展区域那样。我觉得,这种思路是鞋类设计的一种革命力量。

    这个喧闹的世界正让人失去不少过去的阵地。中美贸易之争,新冠肺炎的带来的封闭与围剿,以及所谓内卷化的市场正形成变化莫测的新规则。尤其是社会急剧网络化,带来了一种对传统人文学科成果的蔑视和忽略。那些既得利益者死死的抱住他们虚幻的利益价值观,正在区隔成一个个更加细碎的人群斑块。马克思的《资本论》是资本研究的经典,但马克思差不多是被这些资本家饿死的;不要相信那些假惺惺的善意表演,在关注伟大的命题之前,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活着吧。生存与发展已经成为我们这些传统的设计师一种新的课题,新的挑战。

瞧,一个试图打劫的人

    所以我无数次在想,假如生活让我只剩下一部手机,我该干什么呢?我的回答是,我有勇气开一个淘宝网店,传达这个奇葩发现的秘密。必须挤上网络经济这趟列车,不能在几年以后真的成为数字经济扶贫的对象。因为我从大数据中发现了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原来传统的鞋类设计,是不考虑脚跟受力的长期效应的,这在老龄化的时代,已经成为一个公众健康问题。脚跟的保护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从小抓起,从日常着鞋开始,要防止那种危险的温和。中国传统医学中有一个治未病的思想,那些需要久站和经常运动的人士,更需要知道这个常识。 

    真正开始学习我才明白,从百年发展看,现代网络世界的语言有如新学,过去的教育已如私塾教育。制图、制作短视频、大数据思维已成为基本的认知,如果我们还抱着过去的硕士、博士头衔做美梦,大概有点像抱着前清的进士和秀才一样可笑。为此我学会了ps照片、抠图、淘宝店装修、产品拍摄、录制视频这些网络世界的语言,并且知道了什么叫头部网红,流量思维,爆款策略。

    跨界打劫已经是网络世界的常规动作,你在淘宝网站中输入“蓝洞松跟鞋”,点击店铺搜索,就可以找到那个造松跟鞋新词的人,那个试图打劫的人。

 

 (严忠明:天津大学核化学工程专业学士,华东师大自然辩证法研究生,暨南大学港澳史博士;中国第二届策划大会评为中国十大策划专家,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暨南大学澳门研究院研究员)

点击次数:900   【 打 印 】【 返 回
 
  首 页 | 策划领域 | 服务方式 | 思想采购 | 策划方法 | 我们的案例 | 业务联系 | 友情链接 | 雁过留声English [TOP
[免责声明] 本网站依法保护知识产权,如果我们刊载的文章涉及或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即时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深圳市严忠明项目策划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景田路擎天华庭B-16D
Email: yanzm@21cn.com | yansplan@126.com
业务联系:13802270231 电话:0755-23917262

     [ 粤ICP备06115721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