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忠明项目策划事务所:::----Http://www.yansplan.com
点击返回首页

首 页
关于我们
项目动态
策划领域
地产策划
旅游策划
服务方式
项目策划
工作流程
策划方法
真问题分析
思想采购法
思想采购
前沿探索
开发模式
我们的案例
案例精解
客户评价
业务联系
BBS留言
联系方式
:::严忠明项目策划事务所:::----Http://www.yansplan.com
 当前坐标:首 页 >> 严忠明博士专栏 >> 忠明观察
城市笔记之五:“鸟巢”带来的规划忧虑
严忠明  
  

尽管有很多貌似合理的解释,但作为一个普通的观众,我还是不明白,刘翔怎么会把自己搞到要当众“掉裤”的程度?是医疗保障系统的形同虚设,还是上海人的某种“精明”策划在作祟?是中国80后的独生子的任性和先天不足,还是根本就是临阵发怵?由此,舆论免不了一番议论。不过对我这类电视观众的实际影响其实很小:摇摇头,换个频道再看吧。

但是,我想对整个北京奥运会的整体策划来说,这的确是件大事。北京奥运会从张艺谋的开幕式展开一个世界级的开场,之间高潮叠起;在赛程过半之后,安排媒体中的人气体育人士出场,可以发挥升天助推火箭式的作用,让渐渐进入观赏疲劳的观众,在耀眼的光芒和神话中继续晕眩和沉醉。

但刘翔以这样的方式黯然而随意的退场,连一个挥手和普通的致意都没有。看来真正从一个媒体光环包裹下的体育人,变成人们信服的体育英雄,还有很大的距离。失望之中,错锷的世界顿时失去了关注的焦点。北京奥运这个伟大的策划就这样面临考验,人们开始用遥控器对着电视胡乱扫射,找不到可以长久停驻的地方,有的人兴趣开始转移了,在心理上,奥运会好像应该结束了。

这段经历让我学会了一个词:失去焦点。据说,一切体验过程,包括演出、演说、旅游等,当然包括城市规划中,人们对空间序列的理解,失去焦点都是一个很令人头痛的事了。

与体育人相比,其实我一直在观察他们所在的“鸟巢”这个建筑。我正是从空间序列体验的角度,来理解北京中轴线和鸟巢的关系的。我觉得,人们的空间体验过程包括有序曲、方向、背景、节点、焦点、高潮、结尾等阶段和关键词,相互之间都存在着微妙的联系。大体上说,城市空间畅快展开的过程,便是一个成功规划的体现。

北京的鸟巢还在建设的时候,我就曾去看过那个还是郊区的地方。从基地特征和周边环境看,不能否定,这栋建筑的确是一个绝妙的构思。唯一的缺憾是基地整体位置较低,向远处的高速公路看过去,是一种俯视或平视的感觉。

不过现在,我觉得鸟巢带来的真正忧虑不在它本身,而在它的未来,特别是周边的区域发展问题。北京在鸟巢之后的建筑将会以什么形式,按什么风格展开呢?它会不会像刘翔那样,出现在城市景观序列中“失去焦点”的情况?北京的城市规划在这点上将面临考验。

这个问题的来源得从我对巴黎的观感说起。巴黎城市结构从巴黎圣母院的西奈半岛一直向凯旋门的方向,构成了古典巴黎的轴线,古典文化的视赏盛宴得以充分表现。但后来巴黎要扩张,要建设新城区,当时摆在巴黎城市规划者面前的问题是:新城该如何展开,采用什么风格呢?是继续旧城风格,还是适应新时代的特点,充分使用新建材、新表现手法?新与旧又如何和谐统一,如何合理过渡?

众所周知,拉德方斯“新凯旋门”式的建筑巧妙的解决了这一切。我们从这件作品既看到了古典巴黎的文脉,又看到了新世界的曙光。在拉德方斯以外,高层建筑以现代摩登城市的方式自然展开,巴黎更丰富,也有更深沉的内涵了。

说回鸟巢。北京的中轴线从故宫至鸟巢,也基本让人体验了一个节点明显的空间序列――从古到今,渐次展开。应该说,鸟巢如拉德方斯的新凯旋门一样,对内城有一个极好的总结。

但问题在于,它能担负如拉德芳斯那样,开启一个完美崭新,步调一致和谐的新城序列吗?我怀有极大的疑问。事件已显露端倪,从凤凰卫视的直播镜头里,我便不时看见有一个叫“盘古大观”的建筑,一直拼命想透过媒体挤到前台来。这个名字太扎眼了。试想体验北京的城市的空间序列,从明清故宫一路起向现代,在鸟巢边感受了强劲的现代气息,却突破面临一个叫“盘古大观”的怪物,思维要掉头折回蛮荒的古代,这该是一种怎样的混乱。

这种混乱其实是中国城市中的常见病,是由城市规划的指导原则造成的。但在鸟巢这里,我不想再沉默不语。我一直形容目前中国的城市,实际上好比“热带雨林”的景观。在热带雨林中,各种植物疯长,去拼命争夺阳光,密不透风。各种藤蔓在任何能找到出路的地方攀援、绞杀以争取生存空间,而这些四布的藤蔓又成雨林中动物活动的高速公路。没有焦点,没有主旋律,只有随处可见的混乱和生存竞争。这就是中国城市的景观特征。

在鸟巢建成以后,北京城市规划中的新建筑将采用什么风格?如果按中国城市规划的惯性,可以这样设想:可能在鸟巢以外,还将出现许多标新立异的新建筑,好像这个似桃,那个似桔,会变成一个象征主义横行的大拼盘;自然,任这种风格漫延,鸟巢立即就会失去焦点的地位。北京又重回“热带雨林”景观,一片大混乱中包含着许多各自表达的小混乱。

所以我觉得,北京城市规划现在还来得及补充“后鸟巢”建筑的审议规则;这就是控制焦点建筑与一般街景的关系。

首先要确定北京新城市建设区的节点,允许这些区域根据基地文脉进行大胆创新,但这些节点与节点之间的建筑,则严格限制高度、样式和颜色,即明确划分焦点建筑和背景建筑。对背景建筑,不允许  搞争鲜斗艳的奇异风格,而是只能在确定的几种风格中选择,但室内装饰及景观创新不受此限制。我想就这么简单的规则,只要坚持执行,就有奇效。巴黎城市规划的成功说明,坚守某些基本原则比制定许多规则却朝令夕改更有效。

鸟巢这样的建筑的灵魂是人,是属于22岁的轻松潇洒的皮尔特这类人间真正的英雄的,没有这些人士的活动,这个建筑会很寂寞。同样,北京城市把体现现代精神的关键节点放在鸟巢这里,就应该有更加严厉的措施,保证这个焦点的相对持久性。北京奥运会因为失去刘翔的表演,出现焦点涣散的短暂失望,城市规划和建设是一个比奥运会更长时间的空间体验过程,希望不要在20年之后,这个城市会因失去重要焦点而懊丧。

 

点击次数:1903   【 打 印 】【 返 回
 
  首 页 | 策划领域 | 服务方式 | 思想采购 | 策划方法 | 我们的案例 | 业务联系 | 友情链接 | 雁过留声English [TOP
[免责声明] 本网站依法保护知识产权,如果我们刊载的文章涉及或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即时更正或删除相关内容。



深圳市严忠明项目策划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景田路擎天华庭B-16D
Email: yanzm@21cn.com | yansplan@126.com
业务联系:13802270231 电话:0755-23917262

     [ 粤ICP备06115721号 ]